妹妹結婚我隨禮金600,聽到妹妹和母親對話,我把禮金換成50萬:錯了這麽多年我一定要彌補回來

笑笑ab 2020/12/31 檢舉 我要評論

十二歲那年,母親病逝,我知道我這一輩子再也看不到我的母親了,我哭的死去活來。但是還是沒有把母親叫醒,她仍舊緊閉著雙眼離我遠去。

一年後,父親再娶,我真的有排斥心理,看到她進門,還帶著一個拖油瓶,我就更煩。只要看到爸爸和那個女人在一起,我就想著法的搗亂。每次嚇到那個女人都尖叫起來。慢慢的習慣了我的各種對她的「虐待」,她總是笑而置之。看她不氣不惱的樣子,我更加生氣,當時我就感覺我真的有點變態了!只要看到她生氣我才心滿意足。她只要不生氣我就想再狠點,再狠點。

爸爸買回好吃的,總會給「拖油瓶」一份,我就搶過來,憑什麼給她吃,又不是我親妹妹。為此爸爸總是吼我,那個女人在邊上總會說「小浩正長身體的時候,還是讓他吃夠了再說吧!」我總是把好吃的統統搬進我自己屋裡去,就是食物長了毛,我都不想給那個「拖油瓶」吃。有時我拿著好吃的,故意站在她面前吃成一種陶醉的姿態,饞的她站在那裡吃手指頭,哈喇子流一脖子哭起來我才甘休。

為了躲開他們,只要學校一放假,我就去奶奶家,在奶奶家裡,我才能感覺到溫暖。奶奶總是說我,「一定要對繼母好一點,還有如果有好吃的記得和妹妹分享,浩啊!其實分享也是一種快樂啊!」這些話我都知道,但是就是轉不過彎來,總生氣她們把我的整個父愛奪走了,我從內心裡恨她們。

高中以後,我不再經常回家,只要回家總會帶回一書包的衣服扔在那裡「把衣服給我洗出來吧!」為了給我洗衣服,她們娘倆竟然爭得臉紅脖子粗的,就認為我的衣服多麼香一樣,還有那能豎起來的臭襪子,還爭的那麼不可開交。那個女人怕「拖油瓶」洗不乾淨,就堅決不讓他洗,可以負責晾曬。其實看到她們對我的這種好,真的很多,但是我卻裝的比誰都能,都高高在上。我就怕自己有天軟下來,她們會對我變本加厲的懲罰我。

大學畢業後,我就和同學合夥開了一小型公司,沒有想到我們的腦洞大開竟然收到了豐厚的利潤。父親給我打電話,我就哭窮,說在外面打工,掙不到什麼錢。我是怕爸爸的錢都花在那兩個女人身上,我心有不甘。

五年後,我買上豪車,但是我回家總是一副窮酸樣回家。更不會說自己在城市買了豪車和房子。前不久,父親打過電話來,說妹妹要結婚了,讓我務必回家一趟,如果沒有錢給妹妹,父親就說回家他給我,我再給妹妹,這樣好看。

我心想,我還沒有結婚呢?這個丫頭結婚那麼早做什麼。不管那麼多,回家撐個面子。我還是穿著一身農民工的服裝進了村。村裡的人我走過去他們肯定在後面議論一番說我大學白讀了,在城裡這麼多年,還不如咱村裡的娃呢?

晚上父親把我叫屋裡去,從衣服內兜拿出幾張嶄新的一百來,說「兒啊!這是六百塊錢,咱村裡六百就不少了!拿著這個錢去給你妹妹吧!她一直念叨你什麼時候回來呢?這麼多年,你對她那麼狠,她都沒有恨你的意思,你也該放下了兒子。」

我拿著錢去廚房,聽到妹妹和繼母說「媽,哥哥在外面肯定混的不好,你還是讓他回來吧!反正房子也蓋好了,他回來還能娶個媳婦,如果一直讓他在外面這樣流浪,媳婦也找不到啊!如果他實在不願意在家,我把我婆家給的禮錢給他吧!這樣有了資金在外面做個小生意也好啊!」

繼母沉吟片刻「把禮錢給他,如果你老公那邊問起來怎麼辦啊!」

「我就說我存起來了!這個錢誰都不能動,除非家裡出什麼大事了,才能拿出來。」

「那你給你哥哥的時候,可千萬別說你給的,你先給你爸,讓你爸給他!」

「嗯,晚上哥哥睡了我就給爸去!」

第二天妹妹的婚禮,我拿出一張卡,「妹妹這張卡裡有點錢,我也沒有多少,你也別笑話我。這是我的心意,別丟了!」

「哥哥,你的錢我們不能收,你現在也不好過,等你過富了,再給我也不遲。」

「你是不是嫌少啊!拿著,多少都是哥的心意!密碼是你的生日!」妹妹才裝起來。

我回城裡的時候,父親把妹妹的禮金給我,我佯裝收下,走時把我的另一張卡和禮金的卡放到了一起,塞進了母親的枕頭底下。

幾天後,爸就打電話說「兒啊!你妹說你那張卡有五十萬啊!還有你留下的這張卡也有六十萬啊!你這麼多年在外面到底做什麼啊!」

半月後,我開著豪車出現在村裡的時候,那些說我的人都灰溜溜的走開了,我給母親特意買了一套新衣服,這是我第一次給繼母買衣服。繼母一會就穿上了,那天繼母真的很漂亮,我忍不住叫了一聲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