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做樂!「水泥哥」搬水泥10小時只掙200,平常跳霹靂舞解壓,錢全留給母親花,只盼找個媳婦

木棉 2020/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老娘給了我這麼好的身體,我要努力的掙錢好好的孝順她。」在洛陽洛寧縣的一處鄉村工地上,41歲的上戈鎮村民趙超民在搬運水泥的間歇,跳起了霹靂舞,吸引了過往的鄉親觀看。

趙超民說:工作說不上多辛苦,但就是活不多,如果有活的話,他一天能卸3車的水泥,那樣就能多掙點錢了。

洛甯水泥哥趙超民(右)和他的母親

5月9日中午不到13:00,在家剛吃完午飯的趙超民接到工地電話,讓他趕緊趕去幹活。出發前他紮緊摩托車載貨架上的音箱,隨身揣了一隻雪白的麥克風。家裡離工地約2公里,到工地後他首先打開摩托車後面的音箱,播放起節奏感明快的音樂,然後伴著樂曲開始了下午的工作,這是修建從上戈鎮到前溝村的一段約2公里長水泥路的工程。

趙超民今年41歲,是洛甯縣上戈鎮上戈村農民,現在和七旬老母親生活在一起,這些年他一直呆在老家,平時在村子附近打些零工,趙超民告訴我現在這個活是按天計酬,每天能掙200元。

水泥哥趙超民帶著音響去工地幹活

幹活時,工地攪拌機不停的旋轉著,趙超民用一對爪狀鉤子抓著水泥袋搬運和投料。一旁的工友起哄說,水泥哥一次能搬兩袋水泥,還能邊搬邊跳舞。趙超民回過話茬,「搬兩袋水泥你試試?不過搬一袋水泥還是輕輕鬆松的!」他說著又抓起一袋水泥,邊說邊扭動他肥大的身軀,做舞蹈狀。這一袋水泥足足100(市)斤。

戶外工作把水泥哥的皮膚打磨得黝黑發亮,風雨雕蝕後他的臉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小吭。水泥哥的脖子上有一層洗不掉的黑皮,據他的朋友拜師傅介紹那是被水泥腐蝕出來的,這次拜師傅從洛陽市區來到上戈村看望老朋友。幹活時流汗,水泥哥不敢用手擦臉更不敢碰自己的眼睛,即便如此每次在水泥投料時濺起的煙霧還是把趙超民眼睛腐蝕得通紅。雖然幹活時戴有口罩,但鼻子周圍的三角區還是沾上了水泥,鼻腔也在所難免。

水泥哥在柔眼睛,水泥粉塵很容易腐蝕眼睛。

就著泥地邊跳邊唱邊快樂

兩小時後,大家停下手中的工作暫時休息,其實他們也想在休息時從水泥哥身上找點開心。水泥哥摘下口罩,拿腳丫當掃帚掃了一番場地,然後音箱換了首更勁爆的歌曲,便開始了他的表演。他的舞風屬於上世紀70-80年代流行的霹靂舞那種,富有機械的節奏感。水泥哥因身體胖碩愛出汗,一段舞蹈後他的後背已經徹底浸透,水泥哥洗了一把手後才捨得拿起雪白的話筒。這套音響加話筒花了水泥哥整整一周的工資。接著,他唱了《紅塵情歌》和《媽媽兒想你》兩首歌,這些歌曲都是網路歌手的原創。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