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人間自有真情在!母親和父親相繼離開,兄妹四人被送養,失散50多年後重聚,感動所有人

古月 2022/10/28

《喜見外弟又言別》

唐·李益

十年離亂後,長大一相逢。

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

別來滄海事,語罷暮天鐘。

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幾重。

此詩描寫了詩人同表弟在亂離中不期而遇而又匆匆話別的傷感場面,抒寫了親人間真摯的情誼,也表現了動亂給人們帶來的痛苦和無奈。

人生最好的三個詞: 久別重逢,失而復得,虛驚一場。久別重逢正是第一位的。

「哥、姐姐……」當時54歲的陸麗珍緊緊地相擁著失散51年的哥哥、姐姐時,激動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流不停。當天下午,上海上鋼二村居民區會議室,這場景感動了現場所有的人。

事情是這樣的,陸麗珍出生後沒多久,母親和父親就相繼離開。父親去世前,曾把兄妹四人寄放在堂叔陸坤南家中。當時正碰上三年自然災害。他們在部隊當兵的親叔叔托堂叔的母親把兄妹四人一一送給他人。大姐送往江蘇啟東,雙胞胎的一個哥哥送無錫的親戚家,一個送往閘北,陸麗珍被浦東南村的一戶人家抱走。當時,陸麗珍三歲。

養父母收養陸麗珍後,即把陸麗珍改姓換名為樂根娣,原來居住的南村社區新西村67號,後來改成北村40號。養父母把她1957年12月出生的日期,又改為1958年1月24日出生。

成年後的姐姐、哥哥相繼走上了尋親路。啟東的姐姐、無錫的哥哥因為從小就知道下落,早在1971年就團聚了。上海的另一位哥哥在堂叔的幫助下,也在幾年前相認、相聚。從此,尋找自己的親妹妹成了姐姐哥哥的一塊心病。他們到處打聽妹妹的下落,也曾通過電視臺尋親,但沒有結果。為尋找妹妹,哥哥、姐姐還發動所有親戚朋友來幫忙,居住在上鋼二村的溫勇生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57歲的溫勇生是上鋼二村夜間巡邏隊隊員。2011年7月份夜巡時,他對二村居委治保主任陳祥開講起自己家的一個親戚正焦急地尋找失散五十年的親人,該親人曾在南村居住過,請治保主任托戶籍民警幫助再查一下。陳祥開以及上鋼二村居民區書記繆繼生知道後,立即請經常深入上鋼二村居民區的警官葉學智幫助查找。

熱情的葉學智立即到警署電腦裡查找,然而老南村居民區根本沒有陸麗珍名字。世游賽期間,葉警官利用休息時間,翻閱上世紀60年初存檔的老戶籍本內頁。他一個一個地仔細查找老戶籍本上的名字以及曾用名,第六天中午,終於在一個叫樂根娣的名字後面,看到「陸麗珍」三個字。由於南村居民2005年世博動遷都已搬離,葉警官即通過老的居委會,找到已搬遷的陸麗珍新址,電話中初步確定她就是所要找的人。

陸麗珍成家後,曾聽人講起過她是領養的。這次民警的電話,讓她激動不已。當晚,她失眠了。次日,她和丈夫找到葉警官。她在無錫的哥哥聞訊後也激動不已。相認會上,陸麗珍兄弟姐妹深深地向葉學智、繆繼生、陳祥開等鞠躬致謝:「我們做夢都盼著這一天。」

常有人說, 「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其實,並不一定每一個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但若珍惜,請把每一個久別重逢,都當做初識的相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