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狄龍:娶小10歲妻子,為家庭不做大哥好多年,兒子成為他晚年驕傲

纪冬 2022/08/13

2021年8月17日,有媒體稱老戲骨在家洗澡時摔倒昏迷,被緊急送往醫院後,情況不容樂觀。

狄龍的兒子譚俊彥接受電話采訪親口辟謠了這件事,並表示父親的身體一切都好,前不久還和自己的女兒一塊出門嬉戲。

早年的狄龍為邵氏拍出了眾多的經典電影,可謂是70年代初香港影壇的當紅男星,

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唇,狄龍曾被譽為「香江第一美少年」。

與李小龍,成龍,梁小龍並稱為香港四小龍。

後來的他也是扮演了《新版還珠格格》中的皇帝,鐵骨柔情。

如今狄龍鮮少出現在熒幕中,事實上,他從未正式退出演藝圈,之所以息影,是因為兒子的強迫,而他也樂在其中。

今日就讓我們詳細了解一下狄龍的人生故事。

01、

熒幕中瀟灑決絕,持劍嘯蒼松的俠客狄龍,在紅塵紛擾的繁亂江湖中來去自如。

但卻在生活中遭受紛紛擾擾,七情六慾的存在讓他更加地貼近生活,

不禁讓人感嘆,人生如戲,卻無戲里的肆意灑脫。

狄龍原名譚富榮,1946年出生于廣東新會,家境貧寒,經常食不果腹。

盡管如此,狄龍的父親依舊娶了兩位老婆,狄龍是大房所生,其中還有4個兄弟姐妹。

二房也生有幾個孩子,子孫滿堂,家庭美滿本是一件美好幸福的事情。

但是放在寒門,卻是為生活增添了過多的壓力,入不敷出,生活得很是拮據。

孩子穿的衣服也是哥哥姐姐們淘汰下來的,據狄龍回憶,小時候他的鞋子面和底都是分開的,想要穿只能自己拿魚線將它縫合。

有一次在學校操場,狄龍中暑暈倒在地,突然想起自己的鞋底破了個大洞,怕被別人看到,硬生生克制住了暈眩站了起來。

家庭的貧困一直是狄龍心中的一根刺,刺痛了他敏感脆弱的心,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讓他忍無可忍。

為了貼補家用,狄龍早早的輟學,十幾歲就開始在社會上闖蕩。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尖沙咀麼地道上撿大頭針,一支一支地撿,做了三天後又換了別的工作。

後來又去做了洋裝店學徒,在店裡打雜。

「做飯不可以煮得太好吃,如果煮得好吃,他們會讓我一直做飯,那就一輩子學不到技術了!」

說這話的狄龍故意在做飯時笨手笨腳,菜不洗干凈,放鹽放多。

後來同一年當學徒的人三年才出師,而他僅用了一年半,並且在期間他還學會了講英文。

設計師這個工作狄龍僅做了一年多,每天按部就班的量身裁衣的工作讓他倍感麻木,于是他選擇了跳槽。

恰逢這時報紙上刊登了邵氏招武術訓練班學員的消息,心中便有了想法。

但是因為文化水平不夠,填寫報名表時很不自信,在他躊躇之下,朋友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為了讓狄龍順利被錄取,朋友開始誇大其詞,稱狄龍中學畢業,中英文流利,果不其然,狄龍被順利錄取。

在進入邵氏之前,狄龍做洋裝每月可以拿到兩千塊,而進入邵氏,薪資只有原來的五分之一。

之所以讓狄龍甘願犧牲的原因,是何冠昌的一句話:

「男人要建立自己的終身事業,你做洋服可以成終身事業咩?」

聞言,狄龍仿佛茅塞頓開,終身事業四個字就像一頂大燈,照亮了閃閃發光的未來道路。

于是他頭也不回地與邵氏簽約,一簽就是5年,同時也被壓榨了五年。

初期,狄龍進入邵氏依舊會在洋裝店兼職賺錢,一次偶然,女演員于紅來到洋裝店,有個伙計對她說:

「那個後生仔也考進了邵氏呀。」

于紅轉頭面對狄龍講:  「後生仔,別進這行呀。」

02、

但被娛樂圈中的鮮衣怒馬、繁華景象沖昏頭腦的狄龍卻聽不進這句話。

狄龍並不是出道即巔峰的存在,他和諸多演員一樣,在娛樂圈的邊緣徘徊,演沒有台詞的龍套。

一次次的龍套生涯,讓狄龍的演技越發的熟練,也讓他對戲產生了不同的理解。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張徹便是狄龍的伯樂,也是發掘他英氣逼人的俠客一面的知音。

張徹是香港電影圈有名的導演,在60、70年代,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作為陽剛武俠電影的開山鼻祖,那時他的弟子遍布各地。

他的電影風格沒有陰柔的美,到處都是鐵骨錚錚的硬漢,他用肌肉打造出了電影的陽剛之氣。

狄龍便是他的作品。

1969年,張徹邀請狄龍出演電影《死角》,也是這一次讓狄龍結識了姜大衛,

兩人強強聯合成為了邵氏的熒幕雙子星,成為了邵氏的活招牌。

終于坐上男一號位置的狄龍並沒有貪戀主角光環的作用,相反他十分希望嘗試新的角色,不斷挑戰自己,出演反派更是心之所向。

在他的毛遂自薦下,1973年狄龍在電影《刺馬》中飾演反派,演技碾壓姜大衛,並因此拿到了第1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和第19屆亞太影展優異演技獎。

與此同時他也遇到了另一位優秀的導演,楚原。

楚原以翻拍古龍小說聞名,在看到狄龍的第一眼就認為狄龍適合古龍小說,每次出演都會留給他重要的角色。

從《多情劍客無情劍》到《三少爺的劍》再到《楚留香》、《蕭十一郎》,多部作品鞏固了狄龍熒幕硬漢的形象。

同時也讓他成為了大俠時代的標桿人物,還讓他得到了古龍本人的喜愛。

時間一久,狄龍的俠客之氣衍生在了生活中,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那段時間作為邵氏紅人的狄龍獎金、片酬拿到手軟,在聽到午馬片酬只有2萬時,直接拿出10萬接濟對方。

在成龍暈船無人問津時,主動送他回岸上,那個時候只要有需求他都會鼎力相助。

那時的他從未想過自己會過氣,可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狄龍就到了中年,邵氏電影沒落,香港武俠片也逐漸衰亡,作為標桿人物狄龍沉溺在了更新換代中。

「謝謝你多年來為公司做出的成績。」

這是邵氏公司的來信,短短的一句話就與狄龍劃清了關系,15年的努力付之東流。

在邵氏公司待得太久,沉溺在大哥夢中的狄龍並沒有在此期間發展自己的人脈,他被簇擁成為光鮮亮麗的一面。

卻忘記了在燈光閃爍的台子下面隱藏著無數的刀叉和骸骨,而他只是被剝削者。

沒有了邵氏的支撐,沒有了前呼後擁的「小弟」,狄龍從大哥的位置上狼狽下台。

迷茫的他開始嘗試轉型,他找到了自己曾經幫助過的那些人,卻沒想到不是避而不見就是裝作不在。

「原來我這幾年沒有交到幾個真心朋友。」

直到他找到午馬,想要給自己多個機會,而他的一句話,點醒了仿惶的狄龍。

「狄龍,你幫人,跟你求人,大不相同。要記住——不要求人。」

忙于事業的腳步放緩後,狄龍遇到了張沖,當時的張沖坐在自己家開的咖啡店內,天天對著話筒接電話。

看到狄龍,聊起沒落的演藝事業,他說:  「跟老婆一起做生意,好過求朋友關照給戲拍。朋友一而再地關照,對人家也是負擔。」

誤到這句話的狄龍也開始回歸家庭,幫助太太開服裝店。

03、

狄龍與太太陶敏明一見傾心,初見時是1970年,那時的狄龍24歲,而陶敏明才14歲。

第一次見面是在電視台采訪中認識的,陶敏明是一名舞蹈演員,狄龍也是因為舞蹈被其吸引。

作為舞蹈生的陶敏明在穿著打扮上比同齡人成熟,一開始狄龍認為陶敏明已滿18。

沒想到最後是自己看走了眼,所幸陶敏明被狄龍的帥氣吸引,兩人在相識5年後才走進婚禮的殿堂,並在不久後生下了一個兒子。

婚後的陶敏明並沒有改變愛玩的性子,依舊整日整日的不著家,不管孩子。

當時整日忙于拍戲的狄龍卻渴望回到家就能看到妻子,事業的不如意和生活的壓力讓他那段時間壓力倍增。

于是他控制不住的發脾氣,為了防止吵架的情況發生,狄龍讓陶敏明搬出去一段時間,既然不回家就在外面住一陣。

而陶敏明卻不肯,她唯恐兩人會失婚。

後來狄龍也冷靜了過來,自己應該尊重太太的意願,十幾歲就與自己拍拖,沒有見識過社會的方方面面,自己不該以大哥的姿態對待妻子。

他說:  「太太也應該走出家門來見識外面的世界,傭人不好,另外請一個客。沒理由嫁了人後就困在家庭里,她也應該建立自己的事業。」

狄龍的反思也讓陶敏明感動,從那之後,她隱居幕後,成為了賢妻良母。

並時常提醒狄龍吃降壓藥,而狄龍晚年無病無災也有妻子的功勞。

至今,狄龍都是將與太陽的合影放在錢包中,他稱自己的妻子為人生摯愛,談起妻子時,狄龍總是控制不住喜悅拿出合影向眾人分享。

他稱這張合影就像護身符,只要有它在身上,總是會覺得特別踏實。

陶敏明為人十分低調,鮮少公開露臉,就連家庭聚會的合照也鮮少出鏡。

如今狄龍的兒子譚俊彥也已經成家立業,看到狄龍和自己的兒子出門玩耍,譚俊彥總是忍不住的想象,這是彌補了自己的遺憾,重拾了以前的時光。

早年間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狄龍對待兒子十分嚴厲。

在那個調皮淘氣的年紀,譚俊彥曾被狄龍關進過狗籠,與惡犬待了幾個小時,導致他受驚嚇發高燒。

這件事一直是兒子心中的一道坎,同時也是狄龍心中的一道坎。

後來狄龍回歸家庭,開始反思,得知自己早年經常飾演大哥導致觀眾入戲太深,兒子在學校受排擠後。

狄龍就開始規避這類的劇本和角色,努力塑造正面的熒幕形象,改變學生家長和學生心目中的形象。

而譚俊彥在長大後開始子承父業,進入了演藝圈,針對這一決定,狄龍其實很反對。

他認為這一行很多事情都不是決定在自己手裡,他更希望兒子能夠找個穩定的工作。

入行以來,譚俊彥一直不願公開自己父親的消息,他不希望借「狄龍兒子」的標簽上位。

後來譚俊彥認識了太太任祉妍,受到父母愛情的啟發,任祉妍也退出了舞台劇的舞台,在家相夫教子。

做了父親的譚俊彥也逐漸理解父親的所思所想,兩人的隔閡在相處中逐漸化解。

早年間,狄龍拍戲失誤導致面目毀容,再加上各種武打戲親自上陣,留下了很多的隱患。

深知父親作為戲瘋子的本性,不會考慮自己的身體狀況硬撐著拍戲。

譚俊彥便向父親商量以後不要再去拍戲了。

每每談及于此,譚俊彥都一臉愁容地說,父親已入古稀之年,記憶力遠遠不如從前,再加上他的要求很高,很擔心會被年輕演員排擠。

與其在外看人眼色,不如在家享福,畢竟人到晚年,健康和快樂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譚俊彥41歲生日那年,祖孫三代6口人一同出鏡,三世同堂,幸福不言而喻。

歲月如梭,韶光易逝,轉眼間便已過去76個春秋。

重回首,攬盡風雨苦亦甜,時間飛逝,覆蓋住紛擾的凡世,狄龍也漸漸豁達,

看開了名利與生死,花開花落,順其自然,他用一生去愛一人,最終子孫滿堂,甚是圓滿,可謂是一段佳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