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藍潔瑛55歲辭世,只留下「最美蜘蛛精」的驚艷,身處染缸卻堅守原則,她曾演:寧撿垃圾也不妥協

陈晚晚 2022/08/24

2018年11月3日淩晨,香港演員藍潔瑛被發現在家中去世,終年55歲。

「桃花過處,寸草不生。」《大話西遊》裡一襲紅衣傾倒眾生的春十三娘永遠留在了那個屬于她的時代。

她離開演藝圈多年後,香江才子蕭若元提起她還是全然的讚歎:「……真系靚,靚絕五臺山,整個香港沒有幾個人比她靚……除了我老婆之外。」

的確,80年代一家人圍著一臺小小的電視機,沒有大紅大紫的濾鏡,也沒人知道什麼是玻尿酸,螢幕裡每一張面孔都帶著鮮活靈動的美。

那個沒有PS的年代,香港影視圈美人輩出,而藍潔瑛絕對是其中的翹楚。1963年出生于香港的藍潔瑛,一出道就是TVB的當家花旦。

和她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同期的女孩子們還有劉嘉玲、吳君如、劉青雲、曾華倩,群芳爭豔星光閃耀,她卻在五美之中一枝獨秀。

彼時香港的廣播道一條街有三個電視臺和兩個電臺,業內人戲稱「五臺山」,而長相甜美氣質超群的藍潔瑛被圈內盛讚「靚絕五臺山」。

在TVB她參演的第一部電視劇《家有嬌妻》,搭檔是當紅小生梁朝偉,潘靜文的扮相清純靈動,俏皮裡還帶著一絲文藝的氣息,成了無數青年男子的夢中情人。

之後和劉德華主演的電影《法外情》,一頭烏黑青絲,溫柔的燈光下眼眸如一汪清泉顧盼流轉,像極了夜色下的明珠。

之後的《真命天子》《白髮魔女傳》《六指琴魔》等TVB經典熱播,顏值與演技均線上的她成了當之無愧的螢幕女神,就連劉嘉玲和吳君如都給她跑過龍套。

熱播劇一部接一部,藍潔瑛的豔名也越來越如日中天。

那時她和梅豔芳、劉嘉玲、曾華倩、上山詩鈉、吳君如、羅美薇、邱淑貞及張曼玉被黃沾戲稱為「九龍女」,幾乎承包了香港影壇的半壁江山。

群芳爭豔,各有各的美,藍潔瑛憑著清冷氣質和略帶英氣的美貌獨領風騷;

和同期的女星們合影,不需要什麼出位的造型和pose,第一眼pick的準是她。

超高的人氣把藍潔瑛推上了巔峰,也為TVB帶來了真金白銀的營收。電視臺決定把她的合約改為5年,但頗有主見的她不願被過度束縛,只答應簽約兩年,無線一怒之下把她雪藏。

合約期滿,她決然離開了無線,可復雜的娛樂圈從來是個健忘的地方,沒有作品播出,她的人氣已經大不如前。

無奈之下她轉向台灣發展。可吃過虧的倔強的女孩兒好像總也學不會彎腰,不接受潛規則的她很快得罪高層,不得不回到香港。

1988年初她重返無線,可公司對她的態度卻已經180度大轉彎。給她安排小角色,邊邊角角打醬油,可她還是憑藉出眾的相貌和演技成為劇裡驚鴻一瞥的存在。

那時候劇組裡總是傳出藍潔瑛不配合工作的小道消息,什麼夏天太熱不想拍古裝,拍戲遲到,耍大牌不認真拍戲,還因此多次被雪藏。

狗仔和媒體的以訛傳訛分不清真假,可她的「業務能力」在觀眾們看來卻是有目共睹。在《義不容情》中,編劇只給她寫了兩集的劇情,她卻在極少的篇幅裡演出了梅芬芳的悲情靈魂,親手打碎了人們對她「花瓶」的印象。

對拍戲,她固然有天資,卻也不是沒有野心。1992年TVB經典倫理劇《大時代》,是她成為演技派的奠基之作。

彼時30歲不到的藍潔瑛絲毫不介意給只比自己小一歲的劉青雲當「繼母」,大膽釋放出憔悴瘋癲的另一面,完全沒有所謂的偶像包袱。

劇中結局,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拼盡力氣薅下了富二代丁蟹送她的戒指,掙扎著爬向愛人方進新留下的20塊港幣的廉價戒指,顫抖著套進手指,才笑著死去。

那雪花般漫天飛揚的泡沫裡,留下了TVB史上最令人「意難平」的經典鏡頭之一,這部劇,也被人稱作「港劇之王」,她也因此獲選十大電視藝人。

但對角色的精細打磨也讓敏感細膩的她備受困擾,因為入戲太深,她向朋友訴苦:我無法抽離出角色帶給我的痛苦。

風靡一時的喜劇電影《唐伯虎點秋香》,她在裡面客串了唐伯虎的大老婆,一雙嬌俏靈動的大眼睛驚鴻一瞥,在女人堆裡美得出塵。

而很多內地的觀眾認識藍潔瑛,是在1995年的《大話西遊》。一襲紅衣美豔癡情的蜘蛛精在大漠黃沙裡儼然一朵行走的玫瑰花,風情萬種又自帶尖利的刺。

「桃花過處,寸草不生」,春三十娘把一個配角演繹得入木三分,眼角眉梢裡都是風情和嫵媚,絲毫不輸朱茵和莫文蔚。

很多人說小時候眼裡只有白晶晶和至尊寶,如今看來,多情又狠厲的師姐更有另一番味道。在螢幕中她飾演過種種悲情角色,令人唏噓的是現實生活中她的一生也充滿坎坷。春十三娘後她淡出娛樂圈,經歷過兩任男友離世,之後的戀情也無疾而終,最終的藍潔瑛依然是孑然一身。

之後雙親分別離世,之後又遇上事故的連番打擊,人生的迷霧將這個弱女子團團圍住,她失去了希望。

生理和精神的雙重崩潰,她的精神狀態越來越不正常,事業也接近停工,無情的港媒下筆如刀,爭相報導她是娛樂圈的「瘋婆子」,而且還越來越「癲」。

沒有收入來源,沒有積蓄,走投無路的她連看病的錢都付出,堂堂一代女神只能去申請香港政府的綜援。

不是沒有所謂的「大人物」想提攜她,可這些骯髒的東西她看得透透,卻沒有想過走捷徑,傍大款;她說:「我寧願撿垃圾,也不願被潛規則」。

卿本無罪,懷璧其罪。她守著自簡單的明星夢,卻遇上了當時混沌不堪的香港娛樂圈。豔絕香江是她的籌碼,可孤絕的性格也成了她不幸的源頭。

也許她的一生尚有疑雲,可真相尚未大白,美人已經不在。有人說如今那個時代的美已成絕響,她的珍貴正在于此。感謝她們曾帶來這麼多感動和美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